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三味书屋 > 游戏竞技 > 岁月悠悠我意昭昭 > 第53章、别人的故事

岁月悠悠我意昭昭 第53章、别人的故事

作者:可乐葡萄柚 分类:游戏竞技 更新时间:2020-06-30 14:40:53 来源:笔趣啦

韩睿关上手机的漫游,读完程初夏的日记,眼角的黯然挥之不去。

萧晴前两天回了国,参加一个好朋友的婚宴,今天的飞机回来,一回到家,就看见韩睿并不开心的神情,看看一边的手机,一下子又都明白过来了。

其实她的感触也挺大的,在婚宴上,她听到了另外一个遗憾的故事。

“小睿,又在想她了?”

“嗯。”

淡淡的,已经是韩睿最好的反应了。

“这次回去我看了她,但是她不知道我回去了,她过得很好,但是不快乐……”

不快乐……

三个字让韩睿觉得惭愧,因为这不快乐,是他给她的。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回去呢?已经有太多的遗憾了,你还要让自己遗憾下去吗?”

韩睿没有回应,萧晴说起了自己在婚礼上听到的那个故事……

今年难得地盼来了冬天,全球变暖,导致南方的冬天迟到了好几个月,那些赶不走的闷热仿佛还在昨天一样,今年,南方的冬天不太冷。

“沐沐,起床上班了。”熟悉的声音弥绕在耳边,掀开被子,起床,刷牙洗脸。吃了早餐看了看钟,出门上班。

刚坐下,便看到cici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cici把一张信封放在她桌面,“这个寄错到我这了。”她接过,打开。

从信封里露出那红色的一角,好吧,又是一封红色**。她已经完全没有打开的心情,把信封重新折好,放在抽屉了,继续工作。

夜晚,窗外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白炽的灯光在此刻的黑暗里显得有些凄凉。

“妈,我回来了。”一身的疲惫回到家,鞋都没换就倒在了沙发上。“快把鞋换了,洗个澡,厨房里还有糖水。今天怎么样?”妈妈的唠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了可以炫耀的事情,她躺着,闭上眼睛,理所当然地发着牢骚,“快别提了,今天又收到一封红色**,这个月奖金又付之东流了。”

“又是同学吗?谁结婚啊?”

“我没看。喏,给。”

沐沐妈接过,“顾茗京?这个婚礼啊,机票都有了,这个红色**想推都推不掉吧……”后面的话零零散散的没听清几句。但她清楚地听见的是,顾茗京,结婚了。

顾茗京,结婚了。

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里,四处都是说着英语的外国人,她突然想起他离开后第一次和她视频的那个夜晚,他说:“沐沐,西雅图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地方,我们的婚礼就定在这里,你说好不好?”

化了淡妆,穿上平时朴素的裙子,站在镜子前看了又看,最后摇摇头换上了那件价值不菲的紫色连衣裙,显得落落大方。

太过沉迷在那个镜子里的虚影,模模糊糊中,时光似乎一下被扯开好远好远……

几次的冷空气南下,把学校里的几棵法国梧桐树冻得一片叶子也不剩,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毫无生气的样子,让人感到阵阵凄凉。但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些,除了教导主任,他只会天天在广播里不胜其烦地嚷嚷着哪个班清洁区的落叶又没扫干净。那时候有些声音总是在议论“地扫得干净,教导主任是不是有奖金?”“废话,当然有!”。

从清晨卖早餐的大妈推着那飘着水蒸气的小吃车在街上叫卖,到夜晚熬夜写作业到眼圈泛红忍不住滚去睡觉,这一天才算完了。高三,仿佛只有每天的学校宿舍两点一线与世隔绝的生活,才算跟得上这个社会的步伐。这就仿佛在你命运的书本上重重地划下一笔刻骨铭心的伤痕,这种感觉,就像被逼着自残,还得笑着说我乐意……

熬过了一节知识轰炸似的物理课,简单收拾了一下,沐沐便去了Viceversa。

在门口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沐沐稍稍皱了皱眉。

“沐沐来了,茗京等等就来,先坐下吧。”

“嗯,谢谢,你先忙。”沐沐淡淡地笑了。

“来了,对不起,我迟到了。”十五分钟后,顾茗京急匆匆地走进来。

“顾同学,你整整迟到了十五分钟。”沐沐轻轻搅拌了半凉的咖啡,放下一块糖,递给了他。他接过,一饮而尽。“对不起,还有多久?”

“五分钟,我要回去。”

顾茗京充满爱意地摸摸她的头,“我应该在咖啡变凉之前回来的。”

沐沐笑了,“好啦,不怪你,但我真的要走了。”

“下自修我来接你。”他满脸的不舍和宠溺。

“嗯。”

如果可以细心一点,沐沐也许能发现,顾茗京说出那句话时,有着微微的疼意。

距离中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黑板上挂出倒数一百天的计时牌,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三十。还有一个月。最后的阶段里,老师也好久不现身了,自上课铃一响,不用课代表通知,每个人都会自己自习,而且难得的安静。连平时最吵闹的一群人都安安静静的,真叫人不习惯。

下晚修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冷风刮得凉嗖嗖的,似乎每一阵风吹过都像在狠狠地打了自己无数个耳光。沐沐裹紧了大衣,朝门口走去。顾茗京已经早早地在门口等着。

“来了,怎么这么晚。”说完把手上的咖啡递给了她,沐沐伸手接过。

“复习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顾茗京暗暗骂了一句“笨蛋。”露出了好看的笑脸。

“先上车吧。”沐沐坐在了后座上。

“今天咖啡店不忙吗?怎么有空来接我?”

“想你了呗。”顾茗京回过头对着她一脸坏笑,沐沐笑了笑,便没有再说话。

顾茗京骑车的速度本是不快的,但后面的沐沐还是冷得抖到不行,一个劲的深呼吸。顾茗京自然是感受到的,“觉得冷就抱紧我。”沐沐无力反驳,乖乖的一把抱住了他。好像就真的没那么冷了。

喝了一小口咖啡,脸一下子就皱得像苦瓜一样,“顾茗京,你口味这么重,喝咖啡不放糖的啊!”

“放了一颗就够了,老吃这么多糖干什么,还有,夏沐沐,为了防止你胖到压坏我的车,所以,你赶紧减肥。”

“顾茗京!你……好啊,嫌我胖,那你让我下车,我自己回去。”沐沐狠狠地戳了他的后背。

“大晚上的车这么多,你一个女孩子太不安全了,不行。你有什么事我怎么办。”

“关你屁事,我又不是你什么的人,撞死好了,一了百了。”沐沐笑着,其实她也怕顾茗京把她丢下的吧。

“夏沐沐,对我最重要的人,你就是其中之一。”

晚上的风很凉很刺骨,但是好像那些路灯又变得很踏实。

回家的路很平坦,蜡黄的灯光下两人一车的影子,逐渐被拉长,变短,又变长……

婚礼上。

新娘害羞地低着头,面对众人的起哄深深地无力,可笑意却尽达眼底。“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呼声此起彼伏着,那么热烈,那么多的祝福。顾茗京低下头,亲吻住新娘宛如烈焰般的唇瓣。回忆总是不经意地播放到下一个画面。

自习课。沐沐一边写着试卷时不时还转一下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顾茗京身上学来的坏习惯。

“喂,夏沐沐!”原本安静的教室被这一声呼唤打破,所有人齐刷刷地朝沐沐看过来,她装作镇定地朝窗外望去,恰好迎上顾茗京的目光,起身,出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自习呢,这么多人看着。”顾茗京拉起她的手,“走,我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收拾一下,把书包带上。”虽然不明所以,但她还是和他一起走了,并且光明正大地翘了一堂课,也许是因为,在这个人的身上,她总能找到莫名安全感。

顾茗京带着她来到学校不远的咖啡店,沐沐给他递过刚买的咖啡,顾茗京把两个人的换了过来,“怎么了,怕我下毒。”顾茗京笑了笑,“要是被你毒死我也心甘情愿。女孩子就不应该喝太甜的东西,你还是喝我的吧。”沐沐接过喝了一口,这样的味道虽然苦涩,但好像她已经慢慢地习惯。

“唔……”猝不及防的亲吻让沐沐只来得及发出一个不完整的音节。

“乖,别动。”顾茗京轻轻的放开了她又吻了上去,沐沐闭上了眼睛,那些涩涩的味道变得甜蜜起来。

一吻结束,沐沐的脸红到了脖子,当然,顾茗京也好不到哪里去。

“把我骗出来就因为这样吗?”沐沐又羞又怒。顾茗京则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因为你总是无条件相信我啊。不然怎么把你骗到手呢。”

沐沐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红着脸低下了头。

后来想起来,原来一个吻并不能代表什么,没有为对方烙上属于自己的印记,除了供于怀念它并无价值,因为同样的吻他同样可以给其他人。

当沐沐和顾茗京再次踏进同所学校的大门已经接近秋天了。

傍晚,匆匆地吃了晚饭准备去上晚修却在饭堂门口遇见了顾茗京。

“吃饭没?”

“刚刚吃完,准备上晚修。你今天去哪了?”

“没什么,去办签证,准备出国。”

“旅游吗?”

“不,是移民。我爸妈的官司结束了,法院把我判给了我妈。”

他微微地抬起头露出了他好看的侧脸,夜晚的灯光照射在他脸部的轮廓上镀上了一层金光,那么迷人又致命。

他忽然地笑了,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简单。

“怎么…这么突然。”沐沐的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突然向前一步用力抱住了她,“夏沐沐,你会离开我吗?”沐沐握住了他紧紧抱住她的手,“茗京,我……”

“我知道你不能接受异地恋,但是沐沐,不管我在哪里,身处什么国度,我的心都是你的。”沐沐转过身,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深褐色的瞳孔在暮色里并不明显,但是这信誓旦旦的眼神里却倒映着她的影子,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是啊,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打破所有的规则,还有什么去反驳呢?从彼此相爱开始就注定不可能赢。

后来顾茗京只是依稀地记得,那个夜晚沐沐头一次旷掉了晚修,抱着他哭了很久。

沐沐的生活轨迹似乎与顾茗京重叠到了一起,重复着他的习惯,生活,爱好。

喜欢带上耳机躺在草地上,又或者在咖啡店里喝着那些苦涩的“中药”看着认真工作的他,一坐就是一下午。

舒桦最近总是被沐沐冷淡,沐沐看着她哀怨的眼神,一下子笑出了声,“还笑,重色轻友的家伙。”

沐沐抱歉地牵过她的手,“来来来,我看看有没有被我冷冻成冰了。”

舒桦笑了笑,两人又如旧日一般亲密。

学校里满地落叶铺成的金黄在每一个踏过它的脚印里沙沙作响。

微风卷起的一缕长发随风飘逸着,这样的夏沐沐真的好美。

“沐沐走吧,时间来不及了。”

“好,走吧。”女孩回头望向了锈迹斑斑的大门,好像看到了再也看不到的青春和疯狂。

顾茗京,两年了,好像一切都变了。“快走吧,差两分钟Viceversa该关门了,我们跑几步吧。”顾茗京回过头,牵起女孩的手,刚刚平静下来的长发再次随着风飘扬起来。

顾茗京离开了。

没有说再见,就这样走了,抛下了束手无策的她,无助的她。但她每天还是会望着前面空荡荡的桌子发一会儿呆,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出现,然后对她说“夏沐沐,你一直盯着我是不是我就可以认为你喜欢上我了呢?”就好像,他从来没离开过。

似最近很受欢迎的一部电影里说的:“时间终究会让人麻木让人清醒,或者,假装遗忘。”到了一种极端的心情里,所有接触过的故事情节,似乎都与现在的自己不谋而合,每一句情话都会是一个泪点。

慢慢地,那个燥热的夏天一去不复返了,挥汗如雨的高考也结束了。

沐沐重新开始了一段校园生活,她的成绩出奇地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舒桦被送出国留学。

冥冥之中在这个十七岁的天空下,这群人,都闪着耀眼的光芒。

沐沐的心里却总有一个位置,想到的时候还是会隐隐作痛。

他们说,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会看到平行时空里的自己。那里的我,一定很爱你。

……

回忆在舒桦的寒暄里打断,种种的回忆冲击起来让她差点在新婚的丈夫面前哭了起来。

“舒桦,茗京,好久不见”沐沐开口。

见顾茗京一动不动地,舒桦主动接过话题:“招呼不周,见谅见谅哈,过几天我们好好聚聚,这位是?”舒桦和顾茗京不约而同的看向沐沐身边的男人,顾茗京尴尬地浅笑着,几年了,他的笑添了几分成熟,少了以前的青涩。

男人主动伸出手,与顾茗京握住“我和我太太祝贺你们,新婚快乐!”沐沐清楚地看见顾茗京脸上的笑容不自然地顿了顿,但又被他巧妙地掩饰了过去。

“沐沐结婚了啊,真是太好了,请入座吧,招呼不周。”那样的尴尬的笑容却勾起了她更多的记忆。

……

傍晚的巷子里响起了与平常格格不入的喧闹声,像是有什么喜事,沐沐低下头,还在纠结为什么见不到顾茗京的时候,一句充满嫉妒的话就这么闯进了耳朵里“顾茗京那孩子真不错,年纪轻轻就去国外留学了,多好啊,前几天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全家都移民了,这不,就是今天早上的飞机……”……大脑在那一刻突然就像被轰炸过似得嗡嗡作响。

离开?她才故意躲着顾茗京几天,怎么回事?对了,昨天自习课顾茗京叫了她,她没理睬,后来他说了什么来着?哦,对,他说“沐沐…我要走了”

当时只是以为他说的气话呢……窗外的雨一点一滴的像蚂蚁一样爬满了透明的玻璃,这样的下雨天,雨声就是这样静静的,没有大声的喧闹和嘈杂,可就是这样,地面也是湿了。

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以泪洗脸,也没有大醉一场,更没有郁郁寡欢。

那时起,大家再也没有听到沐沐提起过顾茗京这个名字,可只有舒桦知道,看着越是平静的她,越是明白她心底最深的痛苦,是啊,八年了,就像生命里色彩最绚丽的一段突然地就这样消失掉,只剩下大片的留白,她不该这么折磨自己的。

她重复着顾茗京的生活,舒桦每次看到坐在草坪上的她,心底都是为她深深的难过。

“沐沐,哭出来吧。你还有我,不要这么折磨自己了。”舒桦从后面抱着她,她靠在舒桦的怀里“我没事,只是想静一下。”

……

“白头到老,永结同心干了干了啊。”正好碰到新人来敬酒,在座的老同学纷纷送上祝贺,一桌的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一瓶红酒很快见了底。

恨顾茗京吗?坦白说,恨过吧,可是,她又有什么权利去恨他呢。

合上了日记本,这几天的消沉几乎让她忘记了之前的一切。

早晨,捧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让手很快的暖和起来,沐沐快步地向学校门口走去。

“沐沐!”回头,顾茗京正在向她快步的走过来。“早啊,今天怎么这么晚?快迟到了。”

“我有东西给你”“什么啊?”

“看!”沐沐接过,仔细一看,是一块水晶状的奖杯。

“全国摄影大赛!”上面的字让沐沐一惊。也许只有她能明白摄影对顾茗京有多重要,小时候顾茗京就跟她比喻过,摄影是他这一生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顾茗京笑了笑,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那天晚上,顾茗京恍惚之中听到了沐沐家里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而实际夏家的争论声像一股漩涡一样把那个原本安静的小房子席卷得不像样子。

沐沐害怕地缩在角落,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发这么大的火,原因却是顾茗京。

因为好几次他们并肩同行刚好被沐沐爸碰见,然后迎接她的便是爸爸极力地反对,即便她歇斯底里的解释自己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也只是得到沐沐爸一个响亮的耳光和一句冷冰冰的“你必须跟他保持距离,最好不要联系。”

沐沐从小就对父亲有一种敬畏,对于父亲,她从来只有服从,从来没有说不的权利,这次也一样。

那一晚,沐沐整夜没有合眼,顾茗京也一样,不同的是后者只是因为单纯的失眠。

无助和孤单像一个巨大的云层厚厚地压下来,呼吸困难,心跳地缓慢,窒息的,死一样地紧紧勒住了咽喉。

每当这个时候,点点的记忆零零总总地汇集在一个点,曾经伤心过的片段在脑海里一遍遍回放、重复,这才像一个真正的侩子手,切断所有人最后的一丝丝希望与声息。谁是对的,谁又是错的呢?

几天过去,顾茗京不难发现沐沐在躲着他,只是躲着,说不上逃避,有时候偶尔寒暄几句还是有的。

“沐沐,为什么躲着我!”终于,这个问题还是等到要揭穿的一天,听到顾茗京终于问出的这句话,沐沐感觉突然地如释重负,

“厌倦了,不耐烦了,受够了就丢到一边了啊,哪有什么理由。”沐沐不敢直视此刻他的眼神,她甚至想完全否定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是她。

“什么?夏沐沐,你敢看着我再给我再说一遍!”沐沐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我就是讨厌你了,受够你了,你总以为自己了不起啊,以为得了奖就可以骄傲,你凭什么!”

顾茗京淡然地从书包里拿出了那座奖杯,“你如果真的因为这个生气,那你可以毁了它。”

“你以为我不敢吗?”当然不敢,她深知这是顾茗京最珍惜的东西。

但此刻的气氛犹如一根紧绷着线,谁一松手都会功亏一篑,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最后还是埋怨冲昏了最后一丝理智。

“砰——”奖杯碎了,正如他的心被她那一下砸的四分五裂。

他强忍着,眼眶红得快要滴血似得“夏沐沐,曾经我说过,这辈子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妈还有你。现在我才发现错了,是除了你。”

呵,除了你……

时间不会把所有的感情冲淡,但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一些东西,正如那杯只放一颗糖的咖啡,喝起来才感觉以前竟然没发现是这么的苦涩。

端着咖啡,从窗台望下去,父亲暧昧地搂着另一个女人的肩膀,那是顾茗京的母亲。

似乎这一切可是明朗了。没等缓过神来一切随着父亲与顾茗京一家远去的消息,又都陷入黑暗了,这多像是故事的结尾啊,又像一条紧密的分割线。

……

婚礼进行到尾声,新人上台致辞,顾茗京接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暖暖的声音像水流一样温和“每个人的生命里,总会遇到很多的人,亲朋好友,贵人恩师,但我相信的是,每一个人,经过你的生命就一定或多或少会教你懂得什么,所以我也相信所有遇见的人都是注定遇见的,而离开的人都是注定离开的,就如同那个女孩,在我的青春里逗留了一阵子,她给我的美好,却在回忆里寄存一辈子。

现在我也有我该保护的女人了,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创造更多的美好。老婆,我爱你!”

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感动的,祝福的,祝贺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